10.0

2022-08-30发布:

【12点的美食】

精彩内容:


「一杯咖啡。」我坐下的同時叫過了女服務生,叫了飲料。
「先生還要別的嗎?」服務生臉上帶著職業的笑容發問。
「不要了。」我做了一個手勢示意她離開。他轉身離去時笑容依舊挂在臉上, 是那種很熟悉的,但明顯缺少熱情的笑容。
沒什幺奇怪的,有哪個女服務生會對一個只叫得起一杯咖啡的窮小子有興趣, 我如此自嘲。
咖啡很快就端上來了,溫度適中,觸碰是覺得和握著那個美女服務生的手一 樣舒服,口感也不錯,但卻不能令人滿足,好像只能看不能幹的那個女服務生一 樣。你也可以要更好的,但是要花更多的錢,如同每一種快樂一樣,都有其代價。
我一面小口的啜著咖啡:因爲我即想品嘗它的美味,也因爲我沒錢買另一杯 ;一邊欣賞著窗外的景色:其實也沒什幺好看的,如同經濟的破落,街上的一切 都顯得死氣沉沉。
在我目之所及的地方,一些都是灰蒙蒙的,如同一座死城。
蒙蒙的細雨籠罩著整個街市,一些都顯得不清楚,如同現在我的感覺。于是 我盡量向遠處眺望,觀賞那些已經在經濟風暴中式去魅力的,如今顯得更破落不 堪高層建築。
在我的極力眺望中,發現其中有一所建築上有一個不真切的小黑點,當我看 到它的哪一刹那,正好是他與高樓分離望下落的瞬間,一切顯得很契合。
很明顯,哪是一個跳樓自殺的人。
又死了一個人,僅此而已,這種事情天天都在發生,在經濟低迷的現在更是 屢見不鮮。但不知爲什幺,我一下子愣住了。
我,也會像他一樣嗎……
誠實的說,我並不是一個悲觀的人,可是日漸艱難的日子,讓我不得不提醒 自己這個可能性的存在。因爲比起悲慘的活著,不如像他一樣的死去,這樣起碼 死的還有尊嚴。
「先生……」背後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我一跳,咖啡顫出了一些撒在了我的 褲子上。
「對不起,先生。」女服務生急忙道歉。
這件事令的精神更加低迷,我站起來,默默的掏出了一張鈔票放在了桌子上,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咖啡館,絲毫沒有聽到女服務生叫我的聲音。
我走到了他落地的地方,屍體早就被擡走了,地上只留著淡淡的紅色,被淡 淡雨水沖刷。
我不知道自己,也記不起在做什幺。當我明白時,我站在公司的大樓前,但 也許我根本就沒有清醒,因爲知道我上了11樓,坐到自己平時自己工作的位置上 時,才去想自己剛才幹了什幺。
「阿宏,你怎幺在這,不是早就下班了嗎?」傳來一陣悅耳的女聲,我擡起 頭看,發現是總經理的秘書linda ,公認的公司第一美人。
「啊……沒事,我……我忘了東西,所以回來……」
「是嗎?看你渾身濕的,外面下雨了嗎?」
「下的不大……」
「是嗎,哪我先走了,bye.」
「bye.」
她轉過身軀,剛才挂在臉上的微笑突然就消失不見了,嘴角挂著一絲蔑視, 這才是她真實的表現。
什幺玩藝,不就是和總裁有一腿嗎,平時仗著這個,連總經理都不放在眼裏。 我生了一肚子悶氣,發現旁邊還有一個沒吃完的漢堡,隨手抓過來就啃。
這個臭婊子,真相殺了她出氣……突然,我腦子裏冒出來一個念頭,一下子 就竄起來,漢堡隨手扔在地上,直接向總經理辦公室沖去。
總經理一向下班很完,工作很努力,但倒黴的是碰上了這個倒黴的行市,再 怎幺努力也沒有用。雖然上面很明白他的爲人,但不滿意就是不滿意。用總裁的 話說:碰上經濟蕭條不是你的錯,但公司的業績蕭條就是你的不對了。
工作的不順利反映在家庭上,沖突一天比一天激烈,家對他來說現在簡直成 了一個可有可無的地方。種種煩惱反映在他身上,所以最近一年頭發掉的都比以 往多。他幾乎每天都在辦公室想注意,今天,他像往常一樣,坐在辦公室思考讓 公司脫困的辦法。
我一口氣沖進辦公室,連們都沒敲。總經理被我嚇了一跳,沒有注意到我的 不禮貌,而是直接問我有什幺事。
我定了定神,鄭重其事的對總經理說,我有可以讓公司脫困的辦法。
要是平時,總經理一定懶的聽我說這些話。但今天他正處在困擾中,這個時 候有人對他說有辦法,無疑他是一定會有興趣的。
「說下去。」他點頭示意道。
我站直了身子,娓娓道出我的計劃……
--------------------------------------------------------------------------------
(1 )
總經理已經很長時間一言不發,沉默的氣氛讓林宏感到十分不安,他小心翼 翼的問:
「總經理,這個提議……你覺得怎幺樣……」
總經理緩緩的擡起頭來,雙眼注視著林宏,輕歎了一口氣。
「主意倒是很不錯……可是要實行起來,恐怕有很多困難吧,怎幺解決?」
林宏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已經到了最關鍵的地方。定了定神,臉上顯出一 絲笑意。
「我好像聽說過總公司在這開分公司的時候,曾經對這的高層說過,公司與 很多政府有密切甚至可以說的神秘的關系。因此公司有一個‘特別法案’,在公 司存亡的關鍵的時刻可以啓用……」
總經理的身體微微一顫,脫口而出的問林宏:「你怎幺會知道這些事,這可 是公司的高級機密……」
「我怎幺知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到了使用它的時候了。」
「就算操作上沒有問題,可是哪個傳媒會播出這個節目呢?」
「這個不是問題吧,和我們有關系的傳媒很多,何況公司還是本城最大的電 視台的大股東。」
「人選哪,沒有人肯被挑中吧,主持人的人選也成問題啊?」
「主持人我來當,至于人選……總經理,你看你身邊哪個騷貨怎幺樣?」
總經理心頭一驚,擡頭看著他的臉,哪眼神分明是在問他:你說的是真的嗎?
林宏心裏明白有必要再推一把,這個老家夥才會聽自己的。他輕輕附到總經 理的耳邊對他說:「哪個騷貨仗著老板看重,平時根本不把總經理放在眼裏,這 是個好機會。我們即能救公司與水火,也能除掉那些礙眼的家夥。那個騷貨平時 不總想曝光出名嗎,這次咱們就成全她。總經理,您拿個主意吧。」
總經理沉吟半晌,猛地擡起頭來:「行!就聽你的!我馬上去找上面。」
說罷就拿起了電話,林宏則知趣的退了出去。當跨出們的一刹那,心裏說不 出的得意,平時低調的自己,今天竟然充滿了自信與魄力,這是連自己都沒有想 到的。回到家後高興的喝了一瓶酒,帶著快意入了夢,夢裏都是自己計劃實行時 哪騷貨的慘樣。
第二天林宏到公司,頭還因宿醉而疼痛,但當他聽到總經理叫自己時,一切 不適都抛到了腦後。
打開門,看到的是總經理一張春風得意的臉,就知道事情必成。
果不出所料,自己剛一坐下,總經理就告訴他,總部對這個計劃是非常的贊 成,不但出動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以便在最短時間內清楚計劃實行的一切障礙,並 且全權委任總經理和林宏負責。
「當我報告最佳人選是linda 時,上面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這次誰也保不 了她了。好好幹小夥子,有朝一日我當上總裁,這個總經理的位置就是你的」總 經理一舉一動都帶著魄力,一掃前日的陰踵。
「多謝總經理提拔,我一定努力,不負總經理和總部的期望。」林宏迅速把 握到了總經理的意思,也明智的表示了自己的態度。
接下來的幾天內風平浪靜,但林宏知道,這只是風暴前的平靜而已。
一個星期以後,在全城大大小小的媒體上,都打著這樣一個廣告:
「今晚12:00,本城一頻道將播出特別節目……」
越是神秘的東西越容易引起人們的興趣,這次也不例外,全城人對這件事的 關注提升到了最高點。
11:45……
直播間內,林宏穿著全套黑色的皮裝,臉上也帶了黑色的面具,給人的感覺 就像這個主持人的名字:地獄的使者。
林宏滿意的看著自己的裝束。他的臉雖說算不上帥,但身材卻非常不錯。現 在他的感覺是百分百的舒適。
敲門的聲音響起,林宏頭也不回的說:「請進。」
門緩緩的被推開,linda 步履輕盈的走進來,身上穿著晚禮服,紅色的高跟 鞋和高聳的發髻透出一種別有的性感。
這套裝飾是總部給她的通知上明文規定的,linda 自然不敢違抗,不過可以 做節目哪怕是深夜節目的得意,早就把她一切的疑慮沖散了。
「你好,你就是我合作的主持人嗎?」linda 的俏臉上依舊帶著那種冷漠。
「對,我就是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林宏的臉上帶著冷笑,可惜她看不到。 哪笑容在一瞬間就突然消失了,「不過你說錯了,我不是和你合作的。」
「不是?哪你是幹什幺的?」
「我說過了,我是這個節目的主持人,不過我不是和你合作的,」林宏的話 語間充滿了冷意,」主持人和道具怎幺能合作呢……」
「什幺?」linda 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兩步,「你這是什幺意思?」
「什幺意思?就是這個意思!」林宏沖到她面前抓住了她,一把把她按到了 台子上過一會她還要在上面待很久……
林宏並沒有做任何前戲,一把就撕開linda 的晚禮服,隨著linda 的尖叫聲, 一雙34c 的大乳跳了出來。林宏的並不停頓,左手迅速下移撕裂了她的內褲,右 手抓住linda 的乳房用力一擰。
linda 張開了嘴,本來求救的聲音變成了哀叫和呻吟的混合體。這一聲更加 刺激了林宏的神經,他不顧linda 的掙紮,把她的身體扭成坐姿抱起來。我住自 己早已蓄勢待發的肉棒,對准她幹澀的小穴,猛地捅了進去。
linda 沒有經過濕潤的蜜穴被猛地插入,痛楚感讓她發出了一聲慘烈的哀號, 兩行清淚順著她的臉頰流下來。這種反應令林宏十分的滿足,使他加快了自己抽 插的速度,嘴裏發出了輕微的喘息。
linda 開始努力的掙紮漸漸顯得無力,下體的猛烈的撞擊由開始給她的厭惡 感漸漸變成了快感,她的呻吟聲也變得越來越大。快感一波又一波的沖擊著她的 大腦……
林宏的感覺有些複雜,性交給他的愉悅,再加上對象是自己平時高不可攀的 女人,征服欲令自己的感覺更加攀上了一個高峰。
linda 的感覺越來越模糊,但還保留著一絲清醒:
「啊……你……你……哦……在幹什幺……你……你不怕……嗯……被抓起 來嗎……」
「你這個騷貨亂叫什幺,今天誰也救不了你了……」
「你……你說什幺……」
「現在只有直播室的人觀賞,待會12點一到,全城人都能看到你的現場表演 了……」
「不……不要……」linda 的強硬變成了哀求。
「來不及了,節目就要開始了,全城人都會看到你被幹的騷樣,哈哈……」
一段音樂聲響起,這是傳說中哪段在歐洲曾經讓很多人自殺的音樂,不過經 過了少許修改,令它更適合這個節目。
瞬間,直播間裏的畫面傳遍了千家萬戶,一男一女在以激烈的姿勢性交,令 銀屏前的人全愣住了。這個時候畫外音響起:
「多年來,無論是在家裏還是在餐廳,一成不變的食物是否讓您感到厭煩; 無數次重複的做飯過程是否讓您感到單調。但這些從今天將畫上一個句號,因爲 ‘12點美食’節目的出現,將改變飲食的曆史,讓您充分使用您身邊的材料,做 出一到到可口的大菜……」
春光無限的表演加上誘人的廣告詞,牢牢地抓住了觀衆。
一想到自己現在的模洋會被無數人看到,巨大的羞恥感就湧上和性高潮的到 來令linda 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呻吟後昏了過去。
林宏意猶未盡的拔出了自己軟下來的肉棒,將它放回了皮褲裏,走到了台子 前面,以一種很深沉的聲音說到:
「如剛才所說,長久不變的食物一定令您感到很厭倦。今天,12點美食將帶 給您不一樣的料理。今天的材料,就是我身後剛才被我幹的那個女人經過我的處 理,她的肉一定會更美味。同樣的材料,您在您的身邊一定也找的到……我就不 多說了,下面,就開始我們今天的料理過程。」
說罷,林宏走到台後,將昏過去的linda 拖到台上,用台上的鐵環將她固定 起來,然後拿起了水管,沖洗她的身體。冰冷的水令linda 醒了過來,看到剛才 強奸自己的男人在清洗自己,不由得用顫抖的聲音問:「你……你要幹什幺……」
「沒什幺,做菜而已。」林宏的聲音,如剛才的她一樣冷漠。
他並不再多說什幺。林宏拿起了解刨刀,對著linda 緊靠著胸前最後一根肋 骨的地方刺下去,白皙的皮膚上馬上出現了一點紅色,然後變成了一縷。
linda 發出了一聲尖叫,林宏並不理會她,刀順著腹部向下滑去,在她的肚 子上切開了一到紅色痕迹,曝露出裏面還在冒熱氣的內髒。linda 的尖叫也變得 越來越大。
看到腹部已經切開的linda ,林宏一點都沒有猶豫。他把手伸進了linda 的 肚子裏面,抓住腸子的末梢,用力一拽,將腸子全部拉了出來。
突如其來的巨大疼痛讓linda 再次昏了過去,這對她是幸運的,但卻是觀衆 的不幸。她不用經受摘掉肝胃的痛苦,觀衆卻少了一次欣賞的機會。
當林宏把填充料放入,再把腹部縫上後,准備工作就基本上結束了。她再次 拿起水管,徹底充幹淨了linda 的身體,讓後將她放入了特制的烘烤袋烘烤袋的 頭部用特殊材料制成,使頭部不會被烤熟,保留了材料的俏臉。
接著林宏將linda 放入了烤箱,將烤箱門關上後繼續他的解說:
「准備工作做完後,將材料放入烤箱,調整時間就可以了當然您的家中可能 沒有這幺大的烤箱,沒有關系,您可以打我們的定購電話,向我們購買。」
這時烤箱內的linda 醒了過來,她不知道自己在什幺地方,只感覺四周暖融 融的。但這種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然後感到越來越熱,頭也因爲缺氧而眩暈, 她感到自己的皮膚開始疼痛,後來就失去了知覺……
但是她在烤箱中的掙紮一絲不漏的被林宏看到了,他得意的說:
「想這種處理完後仍能存活一段時間的話,證明處理水平已經夠高了當然一 開始是達不到的,需要多加練習……」
看到烤箱內的linda 皮膚已經變爲美麗的古銅色時,林宏知道時間到了。他 打開烤箱的門,將食物取了出來。
被放在一個大盤子裏的linda 顯得特別美麗,但不是作爲女人,而是作爲食 物。古銅色的外表加上冒著熱氣的身體,讓人一看就很有食欲。
林宏躊躇滿志的拿起了餐刀,首先將保存完好的linda 頭顱切下來,切開骨 頭的酥脆聲讓他知道食物烤的正合適。
接著林宏用餐刀輕巧的切下linda 的一片乳肉,放在口中大嚼起來。半晌, 待著滿意的表情對觀衆說:
「如我所料,食物做的非常可口。」接著招呼工作人員,一起來分享linda 誘人的身體……
屏幕的另一頭,觀衆的感覺隨著他們的享受升到了最高點……
--------------------------------------------------------------------------------
(2 )
「知道我們的第一期"12 點美食" 的收視率是多少嗎?70% !我們這次是初 戰告捷,年輕人,幹得不錯。」
林宏臉上始終帶著不深不淺的微笑,他清楚上司得意的時候應該怎樣自處。
「你還沒看看到羅安那個家夥的樣子呢,眼看的自己的心肝寶貝被你幹了之 後烤熟吃掉的心疼樣。說真話,我看他那個樣子比看收視報告的時候還開心,阿 宏,那個賤人的肉好吃嗎?」
「味道還不錯,看來她經常鍛煉,肉的咬勁很好。」
「那個賤人爲了討好羅安,平時自然注意自己的身體了,可惜,便宜了你這 小子,哈哈……」
「總經理……」林宏看到總經理得意忘形的樣子,知道該給他降降溫了,「 這個欄目的收視率是不錯,但也會遇到很大的阻力吧。」
「這個你不用擔心,」總經理大手一揮,頗有點指揮千軍萬馬的樣子,「上 頭說了,一切問題不用我們擔心,只管做節目就行了。對了,你對自己的節目, 有什幺意見?」
「第一期我們有點准備不足,我只顧做菜,解說太少,對觀衆的情緒調動也 不夠。另外,每周一期的節目,食材要從哪裏來?」
「我已經向總部彙報了,總部說讓我們放心食材問題。哼,那個老頭子還反 對拿他的心肝寶貝當食材,惹惱了上邊有他好看的!」總經理臉上又湧起了笑意, 「阿宏好好幹,跟著我保證你前途無量。」
「總經理,我不會辜負你的希望的。」林宏知道是到了自己表示立場的時候 了,于是明智的作了選擇。
總經理用欣賞的眼光注視著他:「你從哪學技術,做菜做的那幺好。」
「我最早上的是醫科大學,所以對解刨有些心得,廚藝則是家傳的,略通皮 毛罷了。」
「好,多學點技術是應該的。你下去准備一下,有事我叫你。」
走出了公司的林宏感覺渾身都不一樣了,躊躇滿志的他步伐也變得有力了許 多,平時那個對自己指手畫腳的家夥,現在在自己的肚子裏,再也不能趾高氣揚 的指揮他了。
林宏有路過自己平時常去的那家咖啡店。這次,他沒有去計算自己還喝不喝 的起咖啡,而是直接推門進去,這種感覺令人恰意。他叫過那個漂亮的女服務生, 叫了一杯最貴的咖啡。女服務生這次看著他的眼光,仿佛第一次見到他一樣。林 宏敏銳的捕捉到了這一點,用毫無顧忌的眼神逼視著她,這種熱情的眼神,令女 服務生不知如何自處。
林宏得意的享受著這一切,手機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帶著一百個不情願, 林宏拿起了電話。「餵!林宏,你在哪啊。馬上到公司來,有事找你。」
聽到總經理的聲音,林宏立刻抛開不愉快的心思,認真了起來:
「我馬上就回去,總經理,到底是什幺事情。」
「有關節目的事,總之你趕快回來就是了,其它的回來再說。」
「好,我馬上到。」林宏挂了手機,叫過那個女服務生結了帳。剛走了兩步, 卻突然轉過身來問道:「你叫什幺名字?」
女服務生稍愣了一下答道:「我叫雷雅。」
「改天我約你,不要拒絕」。林宏轉身走出了店門,搭上taix直奔公司。
女服務生被林宏的大膽驚奇,旋即紅潮漸漸湧上了臉龐。
林宏走進公司的時候,明確的感到了自己與以前的差距。公司裏的任務無不 對他尊敬倍至,遠遠不同于以前冷漠的禮貌型的表示。當林宏走進總經理辦公室 的時候,總經理那種明顯不耐煩卻不得不裝出一副笑臉的樣子,更肯定了自己的 感覺。
「總經理,我們的節目出什幺事了。」林宏沒有多余的寒暄,開門見山的問。
「哎……你先坐下,沒出什幺問題。我們這一期的食材找到了,今天來找你 一起看看。」總經理便說便打開了自己桌上的計算機,放了一段錄像。
畫面上的地方昏沈幽暗,不時有探照燈掃過,印下巡邏者的影子,一切都帶 著壓抑的安靜。
忽然之間警鈴大作,恍惚之間看到有人從二樓跳下,快速奔跑起來,探照燈 很快跟上了她,照出了她的形象。及肩的黑發顯得有點零亂,臉上的許些汙垢卻 遮不住她的天生麗質,尤其是一雙瞳色略淺的眼睛流露出的堅定和怒火讓人一見 難忘,窄小的囚衣意外的曝露出了她傲人的身材,跑動中顫動的雙峰更是讓人心 動。
監獄裏的騷動在不斷升級,短暫的沉默之後,響起了第一聲槍聲。
逃跑的女犯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腳下的速度卻不斷加快。又一聲槍響過去, 在女犯身邊的牆上打出一朵小花。女犯終于跑到了她想要到達的地方,輕盈的跳 起抓住了牆壁上突出的地方向上爬去,她的上方的電網赫然出現了一個兩米見寬 的缺口。正在她越來越接近缺口的時候,槍聲第叁次響起,經過兩次的失誤後, 這次子彈精准的射入了它的小腿。
她悶哼一聲,結結實實的從高出掉了下來,臉上卻不見有痛苦的表情,有的 只是憤怒。當獄警包圍她時,她狠狠的咬了第一個接近他的人一口,她的力量讓 獄警們花了兩分鍾時間才將她制服。
林宏看完了錄像以後,默默的點了點頭。總經理得意的說:
「怎幺樣,有那幺好的運動能力,肉質一定很結實鮮美。何況是個女犯,就 是吃了她也不會有人說什幺閑話的。」「有她的資料嗎?」林宏問道。
「有,名字叫童莎,今年24歲。從小受過良好教育,前體操運動員,曾經 得過全國第四名。退役後做模特,但職業生涯並不順利。22歲時結婚並退休。 一年後因發現丈夫有外遇而將其謀殺,被判終身監禁。但在一年服刑期內叁次越 獄。我發現她是個很好的食材後,便請求總部將她要過來,監獄方面正爲這件事 頭疼,很爽快的就答應了。怎幺樣,有沒有把握搞定?」
「沒有問題,」林宏突然頓了一下,「不過,這個女人挺可憐的……」
總經理沉默了少許時間,沈聲說道:「沒有辦法,這大概就是命運,不將她 做成菜,我們就會被人當作菜吃掉。」
林宏點了點頭,閉上眼睛整理自己的心情,盡力不讓負面的情緒影響自己。
一周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第二期12點美食開播在即,無論是贊揚的、欣 賞的、反對的都在盼望新的一期早點播出。
隨著激烈的音樂聲響起,林宏以哪身地獄使者裝再度現身在萬千觀衆面前, 依舊以那變過的低沈聲音說:
「在上次的節目裏,我們讓您領略了什幺叫做不一樣的美食,但那只是一個 開始。就想一扇門在您面前打開,門的後面,是一個新的世界。我們會不斷的介 紹新的做法給您,讓您除了品嘗外,還能體會到親手做菜的樂趣。下面,我要爲 您介紹這一期的食材,童莎。」
演播室內驟然暗了下來,一到燈光突然亮起打在入口的位置。林宏拾起了腳 下的繩子用力一拉,被嚴格按照??方式綁好的童莎赤裸著身體從入口跌了進來。 她掙紮著擡起頭,用憤怒的眼神盯著林宏。
林宏心中一顫,回過頭去不和她的眼光接觸,好像哪眼神觸到了自己心中的 痛楚似的。自顧自的講解起來:「這一期我們的食材以前曾經接受過嚴格的體操 訓練,所以說不要看她並不強壯,其實她的身材很好並有很結實的肌肉。」一邊 說者,一邊拉動手中的繩子,迫使童莎站起來。
繩子的一頭是緊緊的纏繞在童莎的乳房上的,林宏強有力的扯動,讓她感到 一陣鑽心的疼痛,不得已只好站起來,將自己出色的身材毫無遮掩得在銀屏前展 現,尤其是挺拔的雙峰,也許是被繩子縛住的緣故,顯得特別的尖挺,在林宏的 扯動下四處顫動著,吸引著每一雙眼睛。
林宏怕再看到她的眼神,目不斜視的繼續解說:「由于她有出色的身材和結 實的身體,因此我們決定將她燒烤,這樣能才能最大發揮出她肉質好的特點。當 然了,只有最好的肉才能被燒烤。」
童莎的視線略微擡高,緊盯著林宏不放,雙眼開始流露出懷疑和恐懼。
林宏心中則有一種報複的快感:「下面我開始爲您演示整個燒烤過程。先剃 除所有的體毛,這一道程序我們已經提前做過了。」說罷,將童莎拉到身邊,童 莎在努力的抗拒,但馬上她就明白了這是無用的。林宏將她拉過來抱起,扔上台 子,抄起解刨刀說:「在穿刺之前,要先清理食材肚子裏的雜物,就像這樣,」 將刀對准肋骨的下方,輕輕刺了進去,刀由這裏插入大約1、2厘米就停止,他 整齊的將食材的腹部花開了一條線,然後將手伸進去,一把就將裏面的東西拽了 出來,緊接著拿出了一個類似刷子的工具,清除殘余的部分,另一只手拿著水管 沖洗她的幾乎空空如也的腹腔,「切開腹部時候手要穩,盡量做到整齊,切口到 陰唇處即可。然後將食材肚子裏的雜物掏出,清理殘余部分並清洗在這裏我們推 薦您使用我們的專用器材,即可以快速幹淨的清理腹腔又不會劃傷它。當然,在 清理是最好保留子宮,燒烤子宮可是十分美味的。」他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當 然也可以不清理,但那樣的話您必須將她洗幹淨,不用擔心,我們是有專業的清 洗器材供您選購的。也可以在穿刺後再清洗,那樣也許會比較麻煩,但我們也有 專門爲此准備的穿刺杆供您使用,能解除您的煩惱。」
童莎眼看著自己的肚子被切開缺毫無辦法,嘴裏不斷的發出慘叫聲。在林宏 拿出自己腸胃的一刹那,她幾乎疼的昏了過去,但是她堅強的意志令她清醒著, 卻也使她遭受更大的痛苦她只能接受林宏自己腹腔裏刮來刮去,水流的沖洗略微 減弱了她的痛苦帶來的那種腹內空空如也的感覺令她有種奇妙的快感。
林宏滿意的看著自己的食材,她這種堅強的意志力能讓她在烤架上生存更長 的時間,從而使烤肉更加鮮美可口。
林宏拿起了填充料,一股腦的塞進了童莎的肚子裏,隨後將腹部縫上,「然 後就是填料了,您填什幺都可以,普通的填充料就行,當然我們有各種口味的專 用填充料供您選擇。填充完畢後要縫合切口,這個不太難,稍加練習即可。然後 就可以開始穿刺了。」
林宏一邊說一邊將童莎反過身來,拿起了穿刺杆。童莎回頭看到這一切,哀 求著林宏。林宏微笑著輕輕的搖了搖頭,將穿刺杆對准了她的小穴,猛地刺了進 去。
童莎感到一個冰涼的東西進入了自己的陰道,瞬間就刺穿了自己的子宮,她 發出了尖利的哀號。穿刺杆依舊在前進著,刺穿了她的隔膜,進入她的胃和食道。 她痛苦的已經發不出聲音,只有微微顫動著表示自己的存在,林宏讓人擡起了她 的下巴,輕聲對她說:「准備好寶貝,它要貫穿你的身體了。」她順從的擡起了 頭,帶著血絲的穿刺杆順利的從她的嘴裏鑽出來,讓她的哀叫聲變成了從喉嚨深 處發出的唔咽。
林宏滿意的看著穿刺好的食材,讓人將其擡上了烤肉架。烤肉架下的煤早就 燒得通紅,童莎立刻就感到一股熱浪直撲自己的胸部,忍不住又發出了唔咽聲。
林宏走到了她的身邊,拿起了烤肉刷,將烤肉醬抹在了向火的一面。童莎感 覺烤肉醬帶給她的涼爽,稍稍的減輕了她的痛苦,但是滲入皮膚後熱浪的再度來 襲淹沒了這種感覺。
「穿刺的時候可以從陰道也可以從肛門進入,注意手要穩就行了。穿刺完畢 後就可以上烤肉架了,烤的時候要記住經常抹烤肉醬,讓醬料在高溫下進入食材 會令肉味更鮮美。」說著將食材反了面,童莎不得不忍受再一次的灼痛,「還要 注意經常反面,避免肉被烤糊。好了,該說我都說完了,您可以盡情享受烤肉的 樂趣了。」
童莎的的意志力的確是驚人的強,再經過叁個小時極度痛苦的烘烤後她仍然 活著。林宏滿意的看著她,她的痛苦已經變爲麻木,在又一次的熱浪裏,她終于 失去了知覺,變成了一塊實實在在的烤肉當然,也是美味的。
林宏拿起了切肉刀,先將她美麗的頭顱同她金黃色美味的身體分離,酥脆的 聲音告訴他這已經是一塊熟透的烤肉了。林宏切下了一片乳肉這個地方是最鮮美 的,入口的感覺即美味又有咬勁,令他大加贊賞。
童莎的身體在工作人員的聚餐中消失了,品嘗過她的人至今還記得她的美味。